今天和大家分享一部电影 My Fair Lady (窈窕淑女) ,这大概是所有电影中语音学家参与度最高的电影了,也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
不知道有多少看过这个上个世纪60年代的歌舞电影。也许你知道它,是因为这个故事片女主人公 Eliza Doolittle 的扮演者女神奥黛丽赫本 Julie Andrews,也许是它美好的歌曲,它提名了8项奥斯卡大奖,并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奥斯卡最佳导演、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但对于我来说,这不仅仅是一部爱情歌舞片,而是一部让我感觉到语音学家的神奇魔法片子。
这部电影改编自萧伯纳的《賣花女 (戲劇)》(Pygmalion),故事讲述了一个来自下层社会的卖花女和一位语言学家的爱情故事,一个来自Cockney 的下层卖花女在语言学家的帮助下,在6个月内逐步改变自己的“土腔”,称为一名优雅高贵的淑女,两人在矫正语言的过程中,互相钦慕,最后相爱的故事。
先说说这个电影故事底本与语音学家的关系。故事主人公Henry Higgins的原型就是上个世纪英国语音学家亨利•斯威特(Henry Sweet)和更为让人熟知的语音学家丹尼尔•琼斯(Daniel Jones (phonetician)。相信大多数人对丹尼尔•琼斯这个名字非常熟悉,他是DJ音標音标的发明者,是最早的记录英语的音标符号系统,同时他所记录的语言非常多,甚至包括粤语,也算是近代语音学的开山鼻祖了。相对于他来说,亨利•斯威特的名字就和陌生了,这位的经历不可不算“惨”了。虽然才华横溢,但是确一直郁郁不得志,学术生涯很不顺利,晚景也十分凄凉。关于Henry Higgins的原型,早期人们认为是这位生活不顺遂的亨利•斯威特,但近期的文献材料都说明,原型更有可能是我们熟知的丹尼尔•琼斯。原因主要是在于萧伯纳本身与丹尼尔•琼斯关系密切,也参观过其在伦敦的语音实验室,而丹尼尔•琼斯英国社会上流绅士的身份和地位也与剧本中的Henry Higgins极为相似。O(∩_∩)O哈哈~,这部电影的魅力之一或许就是我们能够据此探知下语音学界鼻祖的年轻时的性格和风采了。
不仅如此,在电影的制作过程中,也得到了语音家的大力支持。本次博文的封面就来自于电影的工作照。导演当时请了著名的语音学家Peter Ladefoged(如果稍微接触过一点语音学知识的人,都熟悉他吧,UCLA著名的语音学教授,他的书(Amazon.com: A Course in Phonetics (9781285463407): Peter Ladefoged, Keith Johnson: Books)已经出到第六版了,是语音学入门的经典教材了)。事实上,他和丹尼尔•琼斯是师祖和徒孙的关系。Ladefoged的老师是David Abercrombie (linguist),而他又是丹尼尔•琼斯的学生,也算是这个语音学的跨越大陆和时间的缘分。Ladefoged不仅是当时男主角的Rex Harrison的语音学训练老师,并负责剧中所有的语音设备以及具体发音方法的的制作和研究,甚至在电影中有一段的配音就是由他完成的。
—- 诸位,我发现专栏只能够上传国内网站的视频,这个是在纪念ladefodged去世的网站上的一段视频,大家有兴趣可以点击看看^^
http://www.linguistics.ucla.edu/people/ladefoge/Remember/Media/vowels.avi
晚年这位可爱的语音学巨匠还在与学生的交流中非常开心地分享自己的电影经验。
说到剧情有两个不得不看的关于语音学的部分:
1. 剧情的开头部分:
"Why Can't the English Learn to Speak"
讲述了Henry Higgins在大剧院门口初见卖花小姑娘的情景。最为厉害的是他仅仅通过了简单的对话,就判断出一个人的来历,是不是很有夏洛克•福尔摩斯的感觉。附上几张图片简介:
Higgins用语音符号记录了卖花姑娘的日常对话,哈哈,当时的语音记录符号和现在还是有一定的差别的!!
直接通过记录的语音信息,就判断出卖花小姑娘来自于Lisson Grove,是不是很帅啊!之后,又有个老太太请绅士帮忙,希望帮忙找一个Taxi。而我们的Higgins大叔根据这位女士的口音,直接就告诉司机可以去Hampton Court。
最后,Higgins非常洋洋得意地介绍,这是the science of speech。他在伦敦城里可以根据一个人的言语,判断出一个人的居住地(合理误差是two miles),有没有点语音学界的“夏洛克”的感觉。
同样是因为不能够上传yotube的视频的关系,链接放在这里:http://www.youtube.com/watch?v=jhninL_G3Fg。
2. 训练卖花小姑娘发音。
这里面有很多的实验器材,以下就是两个。
第一个是训练发“h”,当你发“h”的时候,玻璃器皿中就会产生火焰!
第二个是进行语调训练,是不是有时候觉得自己的语调特别不native啊,可以到电影里面,Higgins大叔是怎么训练我们的小赫本的^^
这是一部非常经典的语音学领域的电影,很多语音学家都会谈起这部电影,以及也有很多学生曾经因为它对语音学很感兴趣,甚至最后选择了语音学专业。
语音学家 Daniel Everett
Peter was one of my best friends. Indirectly, he played a part in my decision to become a linguist. I saw the film 'My Fair Lady' in Hollywood, when I was 11 years old and decided to become a linguist, whatever that was. Years later, I learned that Peter was the consultant on that film. He went with me to the Wari', the Piraha, the Oro Win (a language with only 3 surviving speakers), and the Banawa. We wrote a series of articles together.希望大家看过小文后,有兴趣找来电影看看,更开心地是希望大家多了解下语音学专业(尤其是高考的小朋友们,有兴趣的话,来报专业吧)~~

电子面单号怎么分享给他人
电气设备中保护接地与保护接零有什么区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