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就。。。

泯然众人矣

云天河?真怀念那个青鸾峰上的傻小子啊

记得《斗破苍穹》里的男主萧炎曾经说过一句类似意境的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结局看过的大家也都知道,萧炎成为一代传奇并左拥右抱温香软玉在怀,可以说混的很成功了,但试想,如果萧炎不是土豆笔下的男主,他能走上成神之路的概率有多小?有这么多贵人相帮,这么多buff加身的概率有多小?所以他能成功的关键,我认为实是作者大大这个“天”的相助,由此可推理出,如果萧炎的命运完全靠自己的话,我想是不可能达到这个高度的。

逆天改命?常规操作罢了。\\n只是,我命由我,天命又由谁呢?\\n1.
\\n腊月初八,八戒死了。
\\n八戒死在人间一处佛坛,佛坛位于百花深处,人迹罕至。天兵找到他的尸体时,他的猪牙上还挂着半个鸡腿。
\\n但他的胸膛,已如百花绽放。
\\n消息来到我这儿时,已不知被倒换了几手,有人传他是因公殉职,也有人说他是惨遭毒手。但无论哪一种,都让我心情复杂。
\\n腊月广寒宫,月光凄冷如飘雪。烧刀子滚烫火辣,八戒高举琉璃杯。
\\n「哪吒,我老猪要干件大事。」
\\n「什么大事?」
\\n八戒冲我冷笑几声。「佛曰,不可说。」
\\n随后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高喝一声。「嫦娥仙子,温酒!」
\\n2.
\\n八戒的骨灰洒在广寒宫,嫦娥为其披麻戴孝,手中扬起的尘灰恰如月影冷凄,随寒风飘落。
\\n玄奘的佛号声声震天,沙和尚的恸哭天地同悲。唯有猴子,像个没事人一般,依着广寒宫的桂花树,哼着不知名的小曲。
\\n「猴子,你师弟死了。」我提醒着他。
\\n猴子愣了一下,随后茫然地点点头。「是啊,死了,可是万物都会死的。」
\\n「可那是你师弟八戒!」我有些愠怒道。
\\n「八戒也是万物。」猴子一本正经道。
\\n他说完这句话,也不再与我辩驳,而是继续看着桂花树上的黄金叶,手摩挲着粗壮干裂的树皮。
\\n猴子成佛之后,性情变了许多。
\\n我上一次见猴子,是在火焰山。那时的牛魔王法力无边,猴子降他不得。满天神佛设下天罗地网,车轮缠斗,最后力所不及的魔王化为一头黄牛,被我的风火轮砸碎了牛角。
\\n牛魔王大喊:「莫伤吾命!」
\\n那一声大喊,我分明看见猴子哭了。
\\n猴子落在重伤累累的牛魔王身边,眼神黯然,他摸着牛魔王的断角。
\\n「老牛老牛,你别怪我,我也是迫不得已。」
\\n我知猴子和他有一段旧恩,但神兵在前,这般说话终究不妥。我走近猴子,扯扯他的虎皮裙。
\\n「猴子,慎言。」
\\n老牛竭力地睁眼看了看猴子,最后又绝望地闭上。
\\n猴子叹了口气,看向我道:「谢谢。」
\\n我知他是谢我未下杀手,我摇摇头。「兄弟,早点上路,取完真经,就真的是兄弟了。」
\\n猴子没有言语。
\\n猴子成佛那天,我比猴子还要高兴。我飞上三十六重天,踏上凌霄宝殿。觥筹交错间,我看到了猴子的身影。
\\n猴子没了金箍,也没了棒子,一身袈裟,打着佛号,言语之间皆是禅语,群宴宾客无不动容。
\\n猴子成佛本是件开心的事,但那天我看到他唯唯诺诺的样子,我没来由有个想法:他获得很多,失去更多。
\\n3.
\\n我到头也没明白,八戒所谓的大事指的何事。
\\n我去位于傲来国的佛坛看过,这不过是一处普普通通的佛坛,周遭既无居民,又无僧侣,也不知是何人所建。查案的天将说,是八戒吃坏了东西,胃口溃烂爆体而亡。这个说法可笑得要命,有什么东西能吃坏一头猪的胃?
\\n回到天宫后,小厮和我禀报,说半个时辰前有个大胡子和尚找我,神色匆匆,像是有什么急事。
\\n「那和尚什么模样?」
\\n「胡须满面,手持一个灯杖。」
\\n我愣了一下,我知道那不是灯杖,是降妖宝杖,来者是金身罗汉菩萨沙悟净。
\\n「他人呢?」
\\n「等你不见,就先走了。」小厮如实禀报。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紫色画卷,画卷上若隐若现一个圆环,显然是被下了某种封印。「这是客人留给你的,让我务必交到您的手里。」
\\n我接过画卷,简略一看,竟看不出这封印的门道。我收起画卷,正待回屋仔细研究之时,却听见门府外传来阵阵脚步声。
\\n我起身相迎,却见天兵天将堵住了我的府邸,为首一人正是家父李靖,他眉头紧皱地看着我。
\\n「孩儿,你可曾看见金身罗汉菩萨沙悟净?」
\\n我知瞒他不过,便如实以告,但诉说中,却隐瞒了紫色画卷之事。
\\n李靖听后,并未有疑。他严肃道:「孩儿,若是之后看见沙悟净,勿要留情,定要将他缉拿归案!」
\\n「父亲,为何?」我好奇道。
\\n李靖面露恐惧:「他偷了玉帝的宝物,万死难赎……总之,如有遇见,不必回禀,直下杀手便可。」
\\n我大惊:竟然是这么大的过错?
\\n想当年打碎了宫廷至宝琉璃盏,也不过是投胎凡间,这一次竟然要他神魂皆灭?
\\n4.
\\n天兵天将集体出动,奈何沙僧菩萨之体,也抵挡不过。我亲临了捕获沙僧的现场,满天神佛同时出手,将沙僧的菩萨金身打得粉碎。
\\n濒死之际,他没有看我,而是仰天长啸。
\\n「大师兄!」
\\n他喊完这句话,我看向身旁的斗战胜佛孙悟空。他面无表情,从天而降,一掌打碎了沙僧的天灵盖。
\\n回到府邸的两天里,我过得也惶惶不安,我看着手上的紫色画卷,突然有一种预感:这便是沙僧偷来的宝物。
\\n我的小厮十分忠诚,几经仙人拷问终究是把秘密藏了下来。
\\n沙僧为什么把这个东西给我?我又能帮助他什么?
\\n我看着画卷上的紫色封印,毫无头绪。
\\n这处封印,显然是沙悟净为画卷加上的。至于具体原因,恐怕是用封印提示我一些隐秘的事情。
\\n他要提示我什么东西呢?
\\n与这个老实的大和尚相关的事物少之又少,西行之路上仿佛只有任劳任怨一个形象。不知怎地,我突然想到沙悟净在濒死之际的一声呐喊。
\\n「大师兄!」
\\n可是他明知道,他的大师兄不会救他,他的大师兄已经是跳出三界的佛陀。
\\n又或者,那句话并不是对他说的。
\\n我灵光一闪,浑身被这个想法刺激得颤抖,也许这句话,是对着我说的?
\\n我手持紫色画卷,慢慢念叨:「大师兄……」
\\n紫光一闪,封印应声而碎。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逆天改命?常规操作罢了。\\n只是,我命由我,天命又由谁呢?\\n1.
\\n腊月初八,八戒死了。
\\n八戒死在人间一处佛坛,佛坛位于百花深处,人迹罕至。天兵找到他的尸体时,他的猪牙上还挂着半个鸡腿。
\\n但他的胸膛,已如百花绽放。
\\n消息来到我这儿时,已不知被倒换了几手,有人传他是因公殉职,也有人说他是惨遭毒手。但无论哪一种,都让我心情复杂。
\\n腊月广寒宫,月光凄冷如飘雪。烧刀子滚烫火辣,八戒高举琉璃杯。
\\n「哪吒,我老猪要干件大事。」
\\n「什么大事?」
\\n八戒冲我冷笑几声。「佛曰,不可说。」
\\n随后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高喝一声。「嫦娥仙子,温酒!」
\\n2.
\\n八戒的骨灰洒在广寒宫,嫦娥为其披麻戴孝,手中扬起的尘灰恰如月影冷凄,随寒风飘落。
\\n玄奘的佛号声声震天,沙和尚的恸哭天地同悲。唯有猴子,像个没事人一般,依着广寒宫的桂花树,哼着不知名的小曲。
\\n「猴子,你师弟死了。」我提醒着他。
\\n猴子愣了一下,随后茫然地点点头。「是啊,死了,可是万物都会死的。」
\\n「可那是你师弟八戒!」我有些愠怒道。
\\n「八戒也是万物。」猴子一本正经道。
\\n他说完这句话,也不再与我辩驳,而是继续看着桂花树上的黄金叶,手摩挲着粗壮干裂的树皮。
\\n猴子成佛之后,性情变了许多。
\\n我上一次见猴子,是在火焰山。那时的牛魔王法力无边,猴子降他不得。满天神佛设下天罗地网,车轮缠斗,最后力所不及的魔王化为一头黄牛,被我的风火轮砸碎了牛角。
\\n牛魔王大喊:「莫伤吾命!」
\\n那一声大喊,我分明看见猴子哭了。
\\n猴子落在重伤累累的牛魔王身边,眼神黯然,他摸着牛魔王的断角。
\\n「老牛老牛,你别怪我,我也是迫不得已。」
\\n我知猴子和他有一段旧恩,但神兵在前,这般说话终究不妥。我走近猴子,扯扯他的虎皮裙。
\\n「猴子,慎言。」
\\n老牛竭力地睁眼看了看猴子,最后又绝望地闭上。
\\n猴子叹了口气,看向我道:「谢谢。」
\\n我知他是谢我未下杀手,我摇摇头。「兄弟,早点上路,取完真经,就真的是兄弟了。」
\\n猴子没有言语。
\\n猴子成佛那天,我比猴子还要高兴。我飞上三十六重天,踏上凌霄宝殿。觥筹交错间,我看到了猴子的身影。
\\n猴子没了金箍,也没了棒子,一身袈裟,打着佛号,言语之间皆是禅语,群宴宾客无不动容。
\\n猴子成佛本是件开心的事,但那天我看到他唯唯诺诺的样子,我没来由有个想法:他获得很多,失去更多。
\\n3.
\\n我到头也没明白,八戒所谓的大事指的何事。
\\n我去位于傲来国的佛坛看过,这不过是一处普普通通的佛坛,周遭既无居民,又无僧侣,也不知是何人所建。查案的天将说,是八戒吃坏了东西,胃口溃烂爆体而亡。这个说法可笑得要命,有什么东西能吃坏一头猪的胃?
\\n回到天宫后,小厮和我禀报,说半个时辰前有个大胡子和尚找我,神色匆匆,像是有什么急事。
\\n「那和尚什么模样?」
\\n「胡须满面,手持一个灯杖。」
\\n我愣了一下,我知道那不是灯杖,是降妖宝杖,来者是金身罗汉菩萨沙悟净。
\\n「他人呢?」
\\n「等你不见,就先走了。」小厮如实禀报。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紫色画卷,画卷上若隐若现一个圆环,显然是被下了某种封印。「这是客人留给你的,让我务必交到您的手里。」
\\n我接过画卷,简略一看,竟看不出这封印的门道。我收起画卷,正待回屋仔细研究之时,却听见门府外传来阵阵脚步声。
\\n我起身相迎,却见天兵天将堵住了我的府邸,为首一人正是家父李靖,他眉头紧皱地看着我。
\\n「孩儿,你可曾看见金身罗汉菩萨沙悟净?」
\\n我知瞒他不过,便如实以告,但诉说中,却隐瞒了紫色画卷之事。
\\n李靖听后,并未有疑。他严肃道:「孩儿,若是之后看见沙悟净,勿要留情,定要将他缉拿归案!」
\\n「父亲,为何?」我好奇道。
\\n李靖面露恐惧:「他偷了玉帝的宝物,万死难赎……总之,如有遇见,不必回禀,直下杀手便可。」
\\n我大惊:竟然是这么大的过错?
\\n想当年打碎了宫廷至宝琉璃盏,也不过是投胎凡间,这一次竟然要他神魂皆灭?
\\n4.
\\n天兵天将集体出动,奈何沙僧菩萨之体,也抵挡不过。我亲临了捕获沙僧的现场,满天神佛同时出手,将沙僧的菩萨金身打得粉碎。
\\n濒死之际,他没有看我,而是仰天长啸。
\\n「大师兄!」
\\n他喊完这句话,我看向身旁的斗战胜佛孙悟空。他面无表情,从天而降,一掌打碎了沙僧的天灵盖。
\\n回到府邸的两天里,我过得也惶惶不安,我看着手上的紫色画卷,突然有一种预感:这便是沙僧偷来的宝物。
\\n我的小厮十分忠诚,几经仙人拷问终究是把秘密藏了下来。
\\n沙僧为什么把这个东西给我?我又能帮助他什么?
\\n我看着画卷上的紫色封印,毫无头绪。
\\n这处封印,显然是沙悟净为画卷加上的。至于具体原因,恐怕是用封印提示我一些隐秘的事情。
\\n他要提示我什么东西呢?
\\n与这个老实的大和尚相关的事物少之又少,西行之路上仿佛只有任劳任怨一个形象。不知怎地,我突然想到沙悟净在濒死之际的一声呐喊。
\\n「大师兄!」
\\n可是他明知道,他的大师兄不会救他,他的大师兄已经是跳出三界的佛陀。
\\n又或者,那句话并不是对他说的。
\\n我灵光一闪,浑身被这个想法刺激得颤抖,也许这句话,是对着我说的?
\\n我手持紫色画卷,慢慢念叨:「大师兄……」
\\n紫光一闪,封印应声而碎。

暴饮暴食,一周长胖10斤,多长时间可以恢复原来的体重?
最喜欢的几首诗(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