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以貌取人,我这辈子会错过不少好男人,这点我比谁都清楚。
可是知道有什么用,清醒的认知并不会对我的生活有任何改变。
他把我送到楼下,手里拿着我喜欢吃的水果。我伸手去接,他没松手,而是张开双臂,也不说话,就是那样的看着我。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要一个拥抱,不管是友情的还是什么都好。我走了过去轻轻抱住他,他顺势抱紧我,手臂发力,硌得我生疼。这是我一次给他拥抱,应该也是最后一次。
我感觉到疼痛,于是轻声说:“好了,我要回去了。”一边说一边试图推开他。他说等下,我能不能吻你一下额头。我忙低头躲开,弯腰从他的胳膊下面钻了出来,他也知道自己有点失礼。一边道歉一边自嘲的说:“对不起,是我要求太多了!”
我没回答,叮嘱了几句路上小心,转身回去了。
他是我的高中同学,粗略算下来,我们应该认识十年左右了。高中时候我们并不熟识,之后他喜欢我,实在是我没想到的事情。
高中只是点头之交,不料大学在同一个城市,俩个学校之间离得不远。
那时的我还是一个经历充沛的小女生,几十里的路程,我戴着耳机听着歌,溜达溜达就走完了。有时候正好路过他的学校,就会突然告诉他:"我在你们学校门口,要不要出来玩。"
整体来说他是一个懂礼貌的好孩子,从没有因为我的唐突拒绝出来过。后来周末,我不做兼职的时候,他有时候会去找我玩,请我吃好吃的。
我一直觉得这是友谊,虽然是男生和女生,但是聊天轻松,相处愉快,既不扭扭捏捏,也不太依赖我,我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
可能是性格原因,交往的女生朋友一旦有依赖我的趋势,我就莫名的想逃,我太需要个人空间了。当有人想试图进入我的私有领地,我便开始觉得窒息。
如果一直保持这样的朋友感觉也挺好,直到某天他突然对我说梦到我了。我以为只是一般的梦,就随口一问梦到什么了。他说:“说出来你不要生气。”这话一出口,我就知道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但是我好奇心太重,就说:“说吧,我不生气。”他说:“梦到我亲你了,你也没拒绝。”我突然感觉气氛很尴尬,因为我对他没有过心动的感觉,如果让我幻想一下和他有肢体接触,我会隐隐的起了鸡皮疙瘩。
之后大家心照不宣的联系变少了,我隐隐感觉在窗户纸没有捅破之前,自己远离他一点比较好。这样就还可以假装我们只是好朋友。
然而有一次他喝醉了,在我的留言板上留了一段话,只有我俩能看见。他说他很喜欢我,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我不知如何回应他,如何在不伤害他的情况下还能让他明白我的想法,这是一个难题。但是,我一向不擅长这些东西。
我能感觉到他的喜欢是真的喜欢,发自内心的喜欢,他喜欢我不是想改变我,而是喜欢我本来的样子。他对我说:“如果你和我在一起,我不会要求你任何事情。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可以继续漂泊,甚至如果你不想要孩子,我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和我在一起,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这是我一直想要的爱,就像那句话:我爱你,但是你是自由的。爱本来就是一件美好的事,而不是控制欲和占有欲。很多人很难区分这之间的区别。他们打着爱你的幌子,心安理得的要求你为他剪掉翅膀,洗手做羹汤。我要的是自愿放弃自由,而不是被迫放弃自由。
只是,身体和大脑是分开的。我的大脑告诉我,如果和他在一起,他会给我爱和尊重。可是身体告诉我,它不愿意。所以,我只能放弃,正如我所说,我是一个肤浅的人。这种写在基因里的东西,让我束手无策。
如同男人爱肤白貌美的女子,我也迷恋阳光干净的少年。身姿挺拔,四肢修长。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你就要感叹造物主的伟大和神奇。
承认这些似乎也没有让我感到羞愧,当你变得坦诚,别人就没有谴责你的资格。只是选择了,就要承担后果。运气好的话,我会遇到那个人共度余生。运气不好,自己一个人也能过活。
人生嘛,不过如此。

我想问问专科的城市轨道交通工程技术专业真的好么?
我是早期肺癌,手术后医生没让化疗,现在复发了,是不是医生失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